您的位置: 和田信息网 > 美食

萨克司·泪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7:39
周末(一)
小雯,你现在还好吗?还那么快乐吗?很想你,小雯,真的很想你,很想再看一眼你那灿烂的笑脸,哪怕是在梦里也好。小雯,你听到我为你吹的萨克司曲了吗?是你最喜欢的《青鸟》和《回家》啊,你听到了吗?

风双眼微闭,将全部的情感,融入萨克司管那悠扬而略带忧郁的旋律中,在流淌的音符里,宣泄着心灵的呐喊。

琳走进这个小酒吧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在酒醉之后,遇到的人能够比较君子一点。

和同居了一年多的男友分手了,心中是一种莫名的刺痛。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的心胸那么狭窄,连她和普通的男同事通个电话都要发作一番。她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分手,是唯一的选择。可是,分手后的琳并没有感到轻松,那沉重的失落感压得让喘不过气来,希望酒精的力量可以减轻那份痛和重压吧。

“白兰地,五杯。”她感到自己的声音那么飘忽,吧台里的侍应生眼光怪怪地看着她,她视若无睹,举起一杯白兰地,仰头灌了下去。

老木坐在这个小酒吧的角落里,端着一杯红酒,浅酌慢饮。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一个人品着一杯红酒,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冷眼众生百态。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超然,是一种洞彻人心的优越感,他乐于在孤独中享受这种感觉,从而获得一种心灵上的平衡。而且,每次坐在酒吧里,他都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比如,那个坐在吧台前独饮的漂亮女人,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今天的新故事里面的女主角。想到这里,老木轻轻地笑了一笑,抿了一口红酒,让那微酸的味道在舌蕾上弥散开来,浸透心肺。

喝到第七杯的时候,琳感觉看东西有点晃。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萨克司那悠扬而略带忧伤的旋律,是她喜欢的曲子,是《青鸟》。

在梦里,她常常梦到自己变成一只一身翠羽的青鸟,自由自在地在晴朗的天空里飞翔,在皎洁的月光下歌唱。在萨克司那飞扬的旋律中,她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一只青鸟,在湛蓝的夜空中翩翩起舞。琳的脸上,露出一丝迷茫而虚幻的微笑。

“ ,请你喝一杯如何?”偏偏在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折断了琳的心灵飞舞着的翅膀。琳抬起头,在醉眼迷离中,感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在自己眼前晃呀晃的,晃的她头晕眼花,她摇了摇头,使劲张大眼睛,在酒吧昏暗的光线里,两片明晃晃的眼镜片反射着灯光,突兀地灼刺着她的双眼,琳闭了下眼睛,转过头去,满耳依然的萨克司曲《青鸟》的轻舞飞扬。

“ ?”那个嘶哑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那声音似乎很贴近,又很遥远。

而这时,在琳半醉的意识中,却很突然地感觉到,那个吹萨克司的人,是在用全部的情感,呼唤着什么,她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去,想看一看在乐池中吹萨克司的人。可是,依然是两片刺眼的眼镜片挡在她眼前。

琳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通常是一定要做到的,对阻碍她的想法的人或事,她会豪不留情----即使是同居了一年多的男友,一旦妨碍了她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她都不会有什么客气,何况挡在眼前的,仅仅是两片玻璃眼镜子片?琳醉态可鞠地吐出两个字:“闪开!”

“什么? ,你说什么?”那个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

“我说:闪开!!”琳含糊不清地大声再说了一遍。

“呵呵, ,你醉了。”那个沙哑是声音依然在琳耳边讨厌地纠缠着。

琳双手捂住脸颊,用力揉了一下快睁不开了的眼睛,端起杯,喝了一口酒,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挂出了一丝迷人的微笑:“你说我醉了?是不是?你不闪开?是不是?”她的声音无比温柔。

“呵呵, ,你的笑容让我…………”

还没等那个沙哑而讨厌的声音背诵完文艺片的对白,琳已经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酒杯砸向那两片刺眼的眼镜片。

当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走到吧台前去搭讪那个漂亮女人的时候,老木就知道,又有一个故事将要开始了。无论结局如何,每天,都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的故事在发生着,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故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老木又品了一口酸酸的红酒,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他轻轻地摇晃着酒杯,眼睛落在玻璃杯里荡漾着的红酒中,那暗红的颜色,让他想到了血。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老木抬头望去,只见吧台前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的眼镜已经只剩下一片了,脸上和西服领前满是水迹,他正在尴尬地抹着脸上的酒水。

而那个漂亮的女人,正抓起另一个酒杯,欲往他的脸上继续砸去,所幸吧台里的侍应生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臂。

酒吧里有一瞬间的无声,随后爆起一片哄然的窃笑声。风张开双眼,环视了一下酒吧中的人群,看到了吧台前那个醉意朦胧的漂亮女人和那个尴尬的男人,以及众人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的笑容和冷漠的眼神,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合上了双眼,萨克司的旋律不曾经有分毫的停顿。

小雯,你在听吗?听我为你吹的《回家》?

琳的怒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她现在只想将那两片眼镜砸得粉碎,连同眼镜后面那张讨厌的胖脸。“你放开我!!”她对抓住她的手臂的侍应生大声喊道。

老木很惊讶,惊讶于那个漂亮女人的举动。真是没想到,这个漂亮女人看起来应该是很伤心、很消沉、很寂寞、很孤独、很需要安慰的,谁能想到她是如此的充满暴力。

那个胖胖的眼镜破碎的男人的样子很让人发笑,而那个漂亮女人看来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老木摇头笑着叹息了一声,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向吧台走去。或者,他的故事就要在今夜开始了吧。

第二天,琳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她睁开发涩的眼睛,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努力地回想着昨夜发生的事。在她的记忆中,昨夜在酒吧里,她好象拿酒杯砸了一个胖胖的很讨厌的男人的脸,然后有个高挺成熟的男人扶起了醉得快站不起来了的自己。而以后她如何回到自己的家中,回到家以后又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记得起来了。下意识地,她猛然掀起被子-----还好,衣服完整,身体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环视着她那小小的蜗居,一切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别人留下的痕迹。那个男人进入过她的房间吗?那家伙长得什么样子呢?记不起来了。她摇了摇昏胀账的头,坐了起来,耳边,似乎仍然回响着萨克司那悠扬而又略带忧郁的旋律。

周末(二)

“风,该换换曲子了。”酒吧的老板说。

“好。”风点了点头,淡淡地答应了一声。

小雯,我每天都在为你吹着同样的萨克司曲,你都听到了吗?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回到我身边来呢?明天,我要为你唱首歌。希望你能听到,能喜欢,能知道我在思念你。

琳走进酒吧的时候,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再来到这里。在潜意识中,她对那个吹萨克司的人有着一份好奇。在她的直觉里,那个人是在用音乐呼唤着什么,是在用全部的情感,宣泄着心灵的呐喊;她很想知道那个人的故事,因为她是个好奇的女人。而意识的更深处,她希望自己能再次遇到那个记不得长相了的高挺成熟的比较君子的男人,最起码表示一下感谢也好。她又坐到了吧台前,点了一杯柳丁汁。吧台那个侍应生的目光里,明显地带着惊异。她知道,他一定记得她砸那个胖家伙的脸的样子。管他呢,她喝了一口柳丁汁,环视着整个酒吧。萨克司手还没来,乐池中是个拉小提琴的女孩。这时,她感到有一束目光凝伫在她的身上,她转过头去,在酒吧一个角落里,一个成熟的男人,眼里带着一种古怪的笑意,正在望着她。琳眨了眨眼睛,忽然醒悟到,这家伙是不是那天那个人呢?她略一犹豫,站起身来,端起杯子向那个男人走过去。

老木是每个周末都要到这里来的,只是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那个醉砸眼镜的漂亮女人。他以为,那天她只是因为一些感情上的挫折和失落到酒吧求醉的,过后是不会再来的了。

那天,他扶着醉得人事不知的她,送她回家,所幸的是她还能找到自己的家住在哪里。在进到她的蜗居,把她扔到床上之前,她已经在酒醉后的胡言乱语中泄露了她内心世界的许多秘密,这使他知道她也是飘一族,在这个大都市里挣扎着,奋斗着。而今天,她刚刚和同居了一年多的男朋友分手了,她心里很痛苦,希望在这个时候能有个人理解她、陪伴她,但是她的坚强却又使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或者同事知道她心灵上的创伤,所以她才孤独地到酒吧寻醉。她的心态很矛盾,同时,这也使他知道她是个比较坚强的女人。看着床上的她那张憔悴而美丽的脸,在酒醉后卸下了一切伪装,有着孩子般的纯稚,老木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她的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那扇门。

这个周末,当坐在角落里,端着一杯红酒的老木看到那个漂亮女人又坐到吧台前的时候,他有些讶然,心里也有一丝波动,她不会是来找他的吧?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的头转了过来,望向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份探究和疑惑,然后她站起身,走了过来。

老木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平静地看着那个漂亮女人走过来,走到他面前。

“你看着我干什么?”琳直愣愣地问道。

“哦?!”老木没想到这个女人的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他失笑摇头,然后平静地说:“我想看看酒醉后的人和没醉时有什么区别。”

这个家伙的笑容很有吸引力。琳暗暗地想,他一定是那天送她回家的人了。

“那天是你送我回去的?”琳问道。

“我可以说不是吗?”老木的语调里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又不会感谢你,以身相许。”琳知道一定是他了,但是他那调侃的语调让她有点尴尬,毕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最失态的那一面流露给陌生的异性知道。所以她的话里面也带着一丝尖锐。

这是个很有趣的女人。老木笑着想。

“如果那天我不走,你就已经以身相许过了。”老木忽然很想逗一逗这个漂亮的女人。

“你!”琳的脸一红,然后泼辣地道:“怎么,没趁人之危占到便宜,现在后悔了?哼!所以说,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老木开心地大笑起来,她真是个满有意思的女人啊。

老木停住笑声:“好象有人觉得不趁人之危是件很傻的事啊!原来有人是可以让人大趁其醉的?呵呵,你的想法满新奇的啊。我叫老木,你叫琳,对吗?”

“你怎么知道?”琳愕然,而后恍然:“那天我喝醉后都说什么了?你还知道什么?”她的语气里有着一丝戒备和不安。

老木悠然地笑着,笑容里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其实你也没说什么,只是翻来覆去地说分手、分手。”

“哦?”琳侧着头,怀疑地望着他的眼睛。这家伙怕是在撒谎。她一定还说了些什么,只是他不肯说。

“你好象很狡猾的样子哦。”琳拘揶道。

“有吗?”老木耸了耸肩,很无所谓的样子。

“你一定骗过很多女人!”琳恶狠狠地说。

“是吗?呵呵。”老木笑了,笑容里有一丝深深的痛楚。

琳敏感地觉察到了他的笑容里的伤痛,不由心头微微一颤。这个男人一定有一个哀伤的爱情故事。琳的心中泛起一股母性的柔情,她稍微有些慌乱地说:“是,你一定是,你有点坏坏的!”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既然你认为我坏,那么千万别爱上我。”老木仍然笑着,只是笑容里的痛楚不见了,却真的带着点坏坏的味道。

琳的心有一刹那的震颤,但她还是撇了撇嘴:“就你?没戏!!”

“哈哈哈哈哈……”老木开心地笑着,他发觉这个漂亮女人满可爱的,很直率,很有个性。他很久没这么开心忘忧地笑过了,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他很开心。

有一瞬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相对无言地对望着。气氛有点诡异和恍惚。

就在这时,乐池中响起了萨克司那悠扬而又略带忧郁的旋律。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

“喜欢这首曲子吗?”老木找到了话题。

“哦?哦!喜欢。”琳从刹那间的失神中惊醒过来。她转过头去,望向乐池中那个正在吹萨克司的人。

那是个消瘦的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忧郁的气息。他没有象很多音乐人那样留着长长的头发,只是额前的黑发垂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使人无法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他那深深的忧郁和哀伤,对很多成熟的女人都有着很致命的吸引力。

琳也不例外,她在那个萨克司手吹奏的旋律中,依然感受到了他心灵的呼唤,深情、专注的呼唤。

“那个萨克司手一定有一个伤心的爱情故事,我敢打赌!”琳回过头来,对老木说。

老木望着琳表情丰富的漂亮脸蛋,心底叹息了一声,什么样的傻男人会放弃这样一个真实而又充满活力的女人呢?

“或者吧,”老木端起酒杯,优雅地向琳举起,而后浅浅地品了一口:“其实。每个人,每个成年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爱情故事的,正如你或我,都一样。不是吗?”

共 10 9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漂一簇的爱情故事,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人物心灵的闪光点和读者的心情慢慢吻合。比较成功的一点是:作者可以将自己对人物的感受和想法都化入故事中主人公的言行,作者不开口说话,而是让主人公替他说话,那样故事将有一种无限的意旨和远景。---编辑:小小思绪
1 楼 文友: 2008-09-1 1 :55:05 欣赏,节日愉快! 新诗部落。
2 楼 文友: 2015-12-10 14:51:24 文笔优雅、品读精彩故事,感受百味人生,内容深入生活,值得人们深思,问好作者,顺祝写作愉快!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腹泻饮食吃什么好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缺血性中风治疗原则
漏尿用哪种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